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长白山路线  长白山景点  长白山交通

长白山攻略  长白山新闻  冬季旅游

长白山历史   自然保护区
长白山会议  长白山酒店  长白山租车 长白山特产  长白山摄影  民俗风情 长白山怪兽   长白山火山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白山历史

长白山史话(历史,民族,文化)

时间:2013-06-15 08:34:39  来源:  作者:

长白山,历史上曾有过多种称谓。先秦时期,长白山被称为“不咸山”;汉代以后称长白山为“单单大岭”和“盖马大山”;隋唐时期称长白山为“徒太山”和“太白山”;金以后称“长白山”。

长白山有三条主要水系,既“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长白山也是三江的发源地,其中鸭绿江和图们江是“中朝”两国的分界线。

在岁月的长河中,历代民族在长白山的怀抱里,过着“渔猎采撷”、“刀耕火种”的生活 ,在极其艰苦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息繁衍,发展壮大,逐渐走向人类的文明时代。

一、长白山的原始居民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长白山的原始人类从弱小的群体部族逐渐发展形成各自的民族,共同创造了长白山辉煌的历史画卷。从考古发现中得知,长白山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就有人类在活动。

“安图人”是长白山区最早发现的原始人类居住地点之一,位于安图县明月镇东南一个洞穴中。1964年至1978年发掘,发现一枚成年人的右下第一前臼齿和大量哺乳动物化石,距今26000年,是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居住址。

1992年至1994年间,抚松县在开发“仙人洞”时,在洞内发现有上下两层的文化堆积。在下层的堆积中,发现了一批最后鬣狗、披毛犀、野马、野猪等哺乳动物化石(见图一.1、2、3、4),同时还发现了一些石片、刮削器和砍砸器等打制石器(见图二.1、2、3、4、5)。从石器的打制特征和共生的最后鬣狗等动物化石可以断定,这是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洞穴遗址,距今已有一万多年的历史。

2000年在抚松县新屯子镇的西山处曾出土了一件重达17.5公斤的黑耀石石核(见图三)。2002年对石核出土地进行了清理发掘工作,在黄色的亚黏土层中发现了一座用石块围成的椭圆形居住址(见图四)。在居住址南面的门外有明显的用火遗迹(见图五),遗迹内存有较多的木炭和灰烬,同时还发现了30余件以黑耀石为原料打制的石制品(见图六)。从“石圆圈状的窝棚式建筑”和出土的打制石器可以确认,这也是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居住址,距今已有二万年。

在抚松县仙人洞遗址的上层堆积中还发现了一些陶片、细石器和未石化的动物遗骸。陶片为手制的泥质灰陶,胎体较薄,器表饰有戳压的蓖点纹(见图七1、2)。此外,还有用石片打制的石网坠(见图八)。从出土的遗物可知,这层堆积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距今约有6000年。

2003年在八道江区河口乡的“老道洞”进行考古发掘时曾出土了较多的石器和各种动物遗骨,还有鱼骨、蚌壳等;同时还发现了一些陶片,器表也饰有戳压的蓖点纹。从出土的遗物比照分析,“老道洞”遗址和“仙人洞”上层的文化堆积从时间上看,其年代应该是相同的,均属新石器时代。

另外,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在白山境内的各个县(市)、区均有发现。其典型的有临江市苇沙河遗址和靖宇县小南山遗址。苇沙河遗址曾出土较多的陶片,在遗址附近还曾拣到过磨制的石镰。陶片有夹砂和泥质之分,典型的夹砂陶片羼有滑石粉;顔色有黑褐与黄褐两种;表面饰有斜向和竖向的刻划纹饰。这种羼滑石粉的陶器在长白山区的其它遗址中尚未发现过。

小南山遗址出土的遗物有石器和陶片。石器有石斧、石凿、石刀和石镞等。其中有一种石镞边刃呈锯齿状,是遗址中较为典型的遗物。出土的陶片多为夹砂粗陶,陶土中含有较多的石英颗粒。

苇沙河遗址和小南山遗址分别处在鸭绿江和松花江两条水系,两种典型遗物分别代表着各自的文化内涵,两种遗址的文化面貌虽然不尽相同,但从遗址的时间看,其存在的年代应该是相同的,从出土的遗物比照分析,这两处遗址应该稍晚于仙人洞上层堆积和老道洞遗址。

二、长白山的古代民族

长白山养育了世世代代的民族,在生产活动中与自然界抗争,不断发展和壮大自己。在部族与民族之间,通过残酷的战争交往或者是友好的文化往来,相互融合,产生新的民族。在人类生存的历史舞台上重新组合着新的民族共同体,推动着民族的进步和发展。直到现在,大部分民族都融汇到今天的中华民族之中。

1、肃慎族

长白山最古老的民族当属肃慎族。肃慎族是东夷族的一支,是最早见于中国古代文献记载的居住在东北地区的古老民族,早在夏商时代就已存在的部落群体。先秦文献中的《尚书.序》、《竹书纪年》、《左传》、《山海经》等均有记载。

肃慎又称息慎、稷慎,《山海经.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到汉魏时期肃慎被称为挹娄;到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 ;辽金宋元明时称女真;直到今天的满族、鄂温克、鄂伦春、赫哲等,都是从肃慎族系演化来的。

肃慎人的生产活动主要以鱼猎采撷为主,其中狩猎生产是肃慎人生活的主要来源。著名的“楛矢石砮”就是肃慎人普遍使用的狩猎工具,并且还做为贡品向中原王朝献礼。《竹书纪年》载:“帝舜有虞氏二十五年,息慎氏来朝,贡弓矢”。

2、挹娄族

到汉魏时期,肃慎族被称为挹娄。《后汉书.挹娄传》记载:“挹娄,古肃慎之国也。”挹娄人不但继承了肃慎族的渔猎采撷生产方式,而且还学会了农业和养殖活动。种的有五谷,养的有牛、马、猪,织的是麻布。挹娄人制做的楛矢石砮增强了杀伤力,他们在继承了以青石为镞,以楛为矢的基础上又在箭镞上施用毒药,以此来增强箭镞的威力。由于狩猎工具先进了,猎获物已有剩余,很快发展了养殖业,所以文献中有挹娄人“好养猪,吃其肉,衣其皮”的记载。这时的挹娄已经出现了贫富分化,私有财产是受到保护的。《三国志.魏志.东夷传》曾载“相盗贼,物无多少,尽诛杀之”。

挹娄人一般都生活在山间林地之中,以穴居为主,大户人家深九梯,以深为好,厕所设在穴屋内。夏天袒裸全身,只用尺布遮隐前后,冬天用猪油涂身,以御风寒,用瓦鬲煮饭。

在婚姻上,挹娄人实行一夫一妻制,但妇贞而女**,姑娘时代可享有较宽松的性自由。男人用毛羽插在女子头上表示求爱,女子若将毛羽带回就表示同意,婚后妇女就要保持****。挹娄人还有贵壮而贱老的风气。

在葬俗上,人死后,伐木做小椁,杀猪放在椁上,以为死者之粮。

挹娄人曾多次到中原进献楛矢、弓甲、貂皮等贡品。

3、勿吉族

到南北朝时期,挹娄又被称为勿吉。勿吉的社会生产有了进一步发展,狩猎和畜牧业仍然占有重要地位。以石为镞,每年常在七、八月间造毒药,以敷箭镞,射禽兽,中者便死。农作物有粟、葵。种地用偶耕,学会了酿酒。

勿吉人一般都筑城穴居,屋形似冢开口于上,以梯出入。妇人穿布裙,男人穿猪犬皮裘,头插虎豹尾,习惯用尿洗脸。父母死,男子不哭泣,哭者谓之不壮。若父母在秋冬死,用其尸体捕貂。如果父母是在春夏亡,埋葬后,在冢上筑屋,不令雨湿。勿吉人把长白山做为神灵的圣山进行崇拜。勿吉与中原王朝的关系也十分密切,遣使到内地贡献楛矢方物于京师的活动非常频繁,据史载在二百年的时间里,曾三十多次到内地进贡。

4、靺鞨族

隋唐时期,勿吉的称谓变成靺鞨。据文献记载,靺鞨分七部,有“粟末部”、“伯咄部”、“安车骨部”、“拂涅部”、“号室部”、“黑水部”和“白山部”,其中粟末部和白山部分布在长白山一带。白山部在“太白山”(今长白山)北面既今天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一带。粟末部以今天的吉林市为中心分布在粟末水(今松花江)中游一直延伸到太白山西北坡,既白山市境内的靖宇、抚松县境内。

公元698年,以大祚荣为代表的粟末靺鞨首领在“东牟山”(今延边敦化一带)建立了“震国”,大祚荣自称震国王。

公元713年大祚荣被唐王朝册封为左骁卫大将军,渤海郡王。在其辖地设忽汗州,任大祚荣为忽汗州都督,并去掉靺鞨号,专称渤海。公元755年将都城迁至今黑龙江省宁安县的渤海镇一带。

渤海国在不断发展过程中,逐渐统一了靺鞨七部,曾号称“海东盛国”,辖地五千里,除现在的东北大部外,还包括俄罗斯的滨海和朝鲜半岛的泥河以北广大地区。鼎盛时期设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五京主要有:上京龙泉府、东京龙原府、中京显德府、南

京南海府和西京鸭绿府。西京鸭绿府的治所在神州,而神州就在今天的临江市。当时,白山市和通化市均归西京鸭绿府管辖。西京鸭绿府下辖神、桓、丰、正四州。其中桓州(今集安)和正州(今通化)在通化市境内,神州(今临江)和丰州(今抚松)均在白山市境内。神州领辖神鹿、神化、剑门三县;丰州领有安丰、悖恪、隰壤、硖石四县。长白灵光塔就在神州辖境,也是全国独有的一座渤海塔(见图九)。渤海立国229年,传十五代王,公元926年被契丹所灭。

5、女真族

辽金宋元明时期,渤海族(即靺鞨)被称为女真族。

公元907年,契丹族首领耶律阿保机灭掉渤海国,在内蒙古西喇木伦河流域建立契丹国,后改国号为大辽。

辽在统辖地区设置五京、六府、一百五十六个州、军、城,二百零九个县,五十二个部族,六十个属国。五京可分上京、中京、东京、西京和南京。辽以五京为中心划分五道,道下设州县制,部族制和地方军事机构三个行政系统。在契丹和奚族聚居区采用部族制。白山境内的长白山一带归辽东京道绿州管辖。

渤海灭亡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还在渤海都城旧地的忽汗城另建一个“东丹国”。任命其长子耶律倍为国王,封“人皇王”,建元“甘露”,耶律阿保机称自己为“让国皇帝”。

公元979年(东丹国五十四年),时任东丹国帅官的原渤海人大鸾河、崔乌斯和小校官李勋等人,率三百骑兵于役中投奔了北宋军营(时逢辽宋大战之际),宋太宗赵光义皇帝十分高兴,立即赐大鸾河为渤海都指挥使。公元981年(东丹国五十六年),在原渤海国的神州(今临江市)成立了一个“定安国”,乌玄明任国王。公元984年被辽所灭。

公元1115年,女真人首领完顔阿骨打灭掉辽国在今黑龙江省阿城县一带建都,定国号大金。

金代统治时期,将全国分为十九路,路下设置府、州、县。各路官统一管理路、府、州的军事、行政;县级官府不设军队,县令只负责民政。

金代统治者对汉人地区实行州县制,对女真、契丹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实行猛安谋克制度。猛安相当于州,掌管军务,训练武艺,农业生产;谋克相当于县,掌管抚辑军户,训练武艺等。三百户为谋克,十谋克为猛安。阿骨打用这样的方法将女真人按地域和人口比例组织起来,使猛安谋克具有军政合一的性质,除了军事编制以外,还具有地方行政组织的性质。

白山境内的长白山一带属金代的东京路,为婆速府路管辖。

13世纪初,在金、元两个朝代交替之际,在东北地区曾出现一个东夏国。东夏国王叫蒲鲜万奴,又名完顔万奴,女真人。他是金朝掌管调养御马的五品官。在金朝与南宋的战争中,因蒲鲜万奴退兵有功被朝廷调去参加金军与蒙古作战,此后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公元1215年蒲鲜万奴发动兵变,公开判金,于东京自立,自称天王,国号大真,建元天泰。公元1217年改国号大真为东夏,都城设在南京(今延边州龙井市城子山山城)。

东夏沿袭金代官制,中央机关置尚书省,下设六部。设尚书左右丞相,有引进使,宣差和勾当等职;中央还设元帅府,有都元帅、左右副元帅以及都统、副统等职。地方置尚书省及路、府、州;在军事重镇设有安抚使司,均由中央委派官吏。

公元1233年,蒙古军攻破东夏国,蒲鲜万奴被擒,东夏国灭亡。立国19年的东夏国灭亡之后,东夏余部仍以元朝的内属藩国又继续存在了50多年。直至元朝灭掉南宋统一全国后,东夏才被取消划归辽东行省,最后退出历史舞台。

公元1206年,蒙古族首领铁木真统一了蒙古各部,建立了蒙古汗国,称为成吉思汗。1271年,忽必烈正式建立了元王朝,国号大元。元朝的统治范围是中国历史上最辽阔的时期,其疆域“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长白山一带归元朝的辽阳行省管辖。行省下设丞相一员、平章二员、左右丞、参知政事等官职,以掌握行省诸事宜。辽阳行省下辖七路一府,有辽阳路、沈阳路、开元路、东宁路、广宁路、大宁路、水达达路和咸平府。

东北地区的各历史时期,虽然归属各时期政权的统辖,但大多为民族自治的地方。这时女真人又壮大起来。女真人是一个庞大的民族复合体,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总体讲可分“生女真”和“****真”两大类,****真是指已经汉化的后来融入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中的女真人,这部分人主要生活在今吉林省西部和辽宁一带;生女真是指未汉化的女真人,主要生活在今吉林省东部和黑龙江省以及日本海西岸的滨海地区。

辽代以后,长白山一带的原民族大部被迁走,这里曾出现过短暂的空白区。黑龙江和滨海一带的生女真乘隙南迁,很快形成了新的女真各部,如海西女真,建州女真等。后来仅长白山地区的女真人就有三十部之多。其中长白山就有许多女真各部分布在白山市、通化市和延边州地区。讷殷部和珠舍里部即分布在今靖宇、抚松等天池以北的松花江上游一带。而鸭绿江女真人则分布在鸭绿江中下游一带,临江市和集安市当属鸭绿江女真人的分布地带。

南迁的建州女真人主要由胡里改部和斡朵里部组成。他们最初居住在今黑龙江省的依兰附近,后来胡里改部迁至今吉林省的东北部和朝鲜半岛的东北境。明朝政府在此设置了建州卫军民指挥使司,任命胡里改部的酋长阿哈出为指挥。阿哈出死后,由其子释家奴(朝廷赐名李显忠)继任建州卫指挥使。释家奴死后由其子李满住任建州卫指挥。李满住任指挥期间,将建州卫迁至宁古塔,后又南迁至长白山西部的婆猪河(今浑江)一带。

另一支南迁的建州女真人是斡朵里部,由酋长猛哥帖木儿率领迁至今吉林省的珲春附近,后又迁至朝鲜会宁一带。明朝政府又在这里设置了建州左卫,任猛哥帖木儿为指挥。后猛哥帖木儿被七姓野人所杀,其弟凡察继任指挥。由于朝鲜的进攻,又将建州左卫迁至浑河上游的苏子河一带。后来,由于猛哥帖木儿之子董山与凡察之间发生了争夺卫印之战。明朝政府为了安抚女真,息事宁人,在今吉林省辉南和柳河境内的三统河一带又增设了一个建州右卫,命董山执掌左事,任凡察执掌右卫。至此,建州卫、建州左卫和建州右卫并称于世。经过多年的迁徙,建州女真的斡朵里部和胡里改部又殊途同归,都迁至长白山西部的通化和辽宁东北部一带。这就是明朝后期由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各部建立后金政权的建州女真。

海西女真在南迁的过程中,先后定居在辽河上游和松花江上游之间的吉林市、长春市、四平市和辽宁省的铁岭等广大地区,最后形成了哈达、乌拉、叶赫、辉发等四部,合称扈伦四部,后被努尔哈赤所灭。

公元1368年朱元章建立了明朝。为了强化中央集权制,改掉前朝的行省制度,在全国设都司、卫所。长白山地区统归奴尔干都司管辖;南麓的长白境内归文莲州卫所辖;西麓的白山市和通化市归建州卫所属;西北麓的抚松和靖宇一带归恰库卫所管。

长白山区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舞台,各历史时期也多以民族自治为主。明朝也是如此,尤其是明末时期,长白山一带的卫治,早已名不符实,女真人之间,各自均以部落为载体,无视朝廷的卫治所管。自“后金”政权建立后,完全取代了明朝在女真人各部的统治地位,至公元1644年明朝灭亡。

公元161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起兵以后,先后统一了建州女真各部和部分女真部落,建立了“后金”政权,并开始了对明朝的战争。公元1627年皇太极继位后,统一了女真各部,经过多年的征战与融合,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即满州民族于1635年正式形成。满州民族实行军政合一的八旗制,在努尔哈赤时期编入八旗的为老满州,也叫“佛满州”,在皇太极时期编入八旗的谓新满州,也称“伊彻满州”。公元1636年,皇太极将国号后金改为“太清”。

6、箕氏朝鲜

在先秦时期,东北地区曾出现过一个“箕氏朝鲜”。“箕”是一个族名,在甲骨文中经常出现。箕是商代的一个巨族,也是一个封国。从考古发现得知,箕的祖先曾活动在东北一带。

箕族的后代有一位众皆知晓的人物叫箕子。箕子是商末贵族,子姓,名须臾,纣王时曾官居太师。由于不满商纣王的暴虐和**政,曾屡次劝谏,被纣王逮捕入狱。

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灭商后,释放了箕子,箕子没有臣服于周王朝,而是率领五千族人离开了商都朝歌辗转来到了今天的朝鲜半岛,建立了箕氏朝鲜。同时将商代先进的书籍、文字、礼乐制度、阴阳五行、风俗习惯也带到了朝鲜半岛。由于北方貊系各族的威胁,因此于西周末期更名为“朝鲜候国”,以表示接受周王朝的封号,求得周王朝的保护。箕氏朝鲜直到西汉时期(公元前193年)被燕人卫满所灭。

战国时期(公元前280年),燕国大将秦开率领大军东征,打败朝鲜候的军队之后,在北部边境设立了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和辽东五郡。长白山地区的通化、白山、吉林一带归属辽东郡管辖。五郡的设立是中央政府对东北地区实行行政管辖的开始。

7、卫氏朝鲜

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任卢绾为燕王。公元前195年,卢绾起兵反汉投降匈奴。燕人卫满趁机率领一千余人渡过浿水,进入箕氏朝鲜境内,表示愿意归服箕氏朝鲜。朝鲜候国王箕准热情接待了卫满,并赐给他礼物和领地,任命他为中央级的“博士”官职。

卫满在朝鲜候国站稳了脚跟之后,首先把当地原有和后迁来的汉人组织起来,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待实力超过箕准时,于公元前194年,卫满向箕准谎报汉朝将发十路大军征讨朝鲜候国,自己愿意率部前往国都协助箕准守城。卫满得到箕准的同意后,立即率大军直扑国都王险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进城去。毫无防备的箕准被打得措手不及,溃不成军。在大势已去之时,只好率残兵取海路逃往朝鲜半岛南部。这样,卫满政变成功,建立了卫氏朝鲜,臣服于汉王朝。由于卫满的孙子卫右渠当政后背判了汉王朝,公元前108年,汉武帝派军队攻进了王险城,灭掉了卫氏朝鲜。

汉武帝灭掉卫氏朝鲜后,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北部设立了真番、临屯、玄菟和乐浪四郡。长白山西部及鸭绿江右岸一带应归汉魏时期的幽州刺史部玄菟郡管辖。后来,由于久居此地的高句丽民族兴起,建立了地方民族政权,这里便成了高句丽政权的属地。

8、秽貊族

在东北的历史上还有两个古老民族既秽貊族和东胡族。

东胡族属草原游牧民族,曾分支出乌桓、鲜卑、室韦、契丹、奚等直至蒙古族。在历史上也曾建立过政权。

秽貊族是由秽族与貊族两个族群体组成,统称为秽貊族。有的学者认为秽貊族与肃慎族同属东夷族属,但不是一个单一血缘的氏族部落集团,而是多民族的总称,也是两个不同语言和习俗的语族集团。

还有学者认为,秽貊人在商周时期主要活动在今天的山东半岛一带,由于武王灭商,迫于周人的威胁,秽貊人逐渐迁徙到东北。《后汉书》中记载的夫余、沃沮等都是秽貊族的分支。由于各自的分支不同,所以又有各自不同的称谓。

在东北历史上,夫余是最早建立政权的民族。高句丽和百济等都是夫余族分化而来的。

9、高句丽族

高句丽第一代王朱蒙原是夫余王的儿子,因其母是夫余王的侍婢,为庶出。但由于朱蒙自幼善射,足智多谋,遭到兄弟嫉妒,曾屡欲加害。为避祸出逃,南渡沸流水(今浑江下游一带),于公元前37年在卒本川(今辽宁省桓仁县)建都立国。初名卒本夫余,后更名为高句丽。

高句丽自立国以后迅速发展壮大,其疆域东临日本海;南至朝鲜半岛的汉江北岸;西达辽河流域;北至辉发河和第二松花江一带。

高句丽原有五部:即消奴部、绝奴部、顺奴部、灌奴部和桂娄部。初为消奴部为王,后桂娄部代之。

高句丽以农业为主,已经学会了犁耕技术。生产的农作物主要有谷、麦、黍等。高句丽的渔猎生产也十分发达,从出土的陶网坠、铁渔钩和壁画墓中的狩猎场面足以证明渔猎活动是生活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高句丽的婚俗以专偶婚为主。男女双方婚约已定,女家在屋后建一小屋,名曰婿屋。新郎带着钱财于傍晚时到女家门外跪拜并恳求留宿婿屋,若女家父母同意就可以到小屋与女就宿,待生了孩子之后才能相伴回家。

在高句丽的民俗中也有群婚制的遗风。《北史.高句丽传》曾记载:“(高句丽)风俗尚**,不以为愧,俗多游女,夫无常人,夜则男女群聚而戏,无有贵贱之节,有婚嫁,取男女相悦即为之“。这说明了高句丽婚俗制度的多重性。

高句丽有厚葬的习俗,认为婚嫁是大事,丧葬也是大事。《三国志.高句丽传》云:“男女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厚葬,金银财币,尽送于死,积石为封,列种松柏”。“人死后,初终哭泣,葬则鼓舞作乐以送之”。高句丽以积石作冢,早期积石墓有“积石串墓”、“阶梯积石墓”、“方坛阶梯积石墓”等多种,其形制、规模、大小等各不相同,规模越大级别越高,其代表性石冢为“将军坟”,有七级阶坛(见图十)。到晚期多以石室封土墓为主,其典型墓葬有五盔坟(见图十一)。

在鸭绿江沿岸,高句丽的文化遗存十分丰富。除集安外,仅临江市六道沟镇的东甸子村原有墓葬二百余座,其中后山坡上近方形的一号大墓边长为30×27米,墓葬形制为方坛阶梯积石墓,系双室,间有隔墙,有三级阶坛,每级两层,是用较厚重的石条叠砌而成。这种墓葬在高句丽的葬制中应属王陵级的规模。距东甸子大约二公里的桦皮村还有一座高句丽时期的城址,城内外的耕地中散布着较多的陶器残片和饰有绳纹、布纹的板瓦残断等。经张福有先生等人对照文献记载并结合考古发现的资料考证认定,这座城池应该是高句丽第十六代故国原王时期的“东黄城”。这一考证得到了吉林省资深学者李健才先生等诸多学者的赞同与认可。故国原王曾避难于东黄城,并在此为其父美川王守陵。东甸子墓群是东黄城的墓葬区,而一号大墓正是美川王和周夫人的陵墓。

高句丽人喜歌善舞,在许多壁画墓中可以看到表演乐舞的场面。有些文献中也曾记载“其民喜歌舞,国中邑落暮夜男女群聚,相就歌戏”。由于高句丽与中原王朝的关系十分密切,不仅向中原王朝进献贡品,而且还将乐舞献给中原王朝,成为中原宫廷乐舞之一。隋文帝时期有宫廷乐舞七部伎,隋炀帝时期有九部伎,而盛唐时期增到十部伎,其中都有高句丽乐舞。弯折的风帽,飘逸的长袖,白色的舞鞋,轻盈的舞步,曾得到大诗人李白的赞叹:

金华折风帽,

白马小迟回。

翩翩舞广袖,

似鸟海东来。

另外,身为御史的杨再思也曾反披紫袍,模仿高句丽乐舞,哗众取宠,以取悦于宫廷。这说明高句丽乐舞在中原宫廷是颇受群臣喜爱的。

高句丽受中原文化的影响。不但懂汉语,并且普遍使用汉字,在上层一些人物中,汉语水平已有很高的造诣。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集安市的好太王碑,碑高6.39米,呈不规整的方柱体,四面环刻着隶楷之间的汉字,共计1775字,是高句丽学习汉语言,使用汉文字的代表作。

鸭绿江流域是高句丽的腹心地带,奇石异景使人陶醉,山水美色令人遐想。高句丽有位名叫定法的僧人曾为鸭绿江中一座孤立的石柱赋诗赞美,名为:

《咏孤石》

迵石直升空,平湖四望通。

岩根恒洒浪,树杪镇摇风。

偃流还渍影,侵霞更上红。

独拔群峰外,孤秀白云中。

经张福有先生多年寻觅,于2004年终于在鸭绿江上游长白县境十二道沟附近的江中找到了这座孤石(见图十二)。

高句丽立国705年,传28代王,公元668年被唐朝所灭。高句丽灭亡之后,其国民分别融入到其他民族之中。其中大多数被融入汉族,唐灭高句丽之后,有数十万人被迁到中原内地分散居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高句丽人逐渐汉化,与汉人融为一体。剩余部分的高句丽人分别融入到朝鲜半岛的新罗族,东北地区的突厥与靺鞨族,以及日本岛的大和民族。

三、长白山的近现代民族

长白山的近现代民族有汉、满、朝鲜、蒙古、回、锡伯、壮、达斡尔、高山、土家、彝、藏等十几个民族,其中汉、满、朝鲜族是长白山区的主体民族。

1. 汉族

东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舞台,先秦时期就有许多中原人由于战乱或避难等多种原因而移居东北,与当地的土著民族融合,久而久之,就演变成当地的原始居民。而东北的原始居民也由于民族之间的战争,或客观与人为等多种原因。被迫迁徙或主动进入中原,与中原民族融合,最后变成中原人。秦汉以后,中原汉人也由于各种原因迁徙到东北,最后变成东北人。东北民族也由于各种原因入住中原最后演化为汉人。在这样不断地迁移和交往过程中,促进了民族的融合与发展,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断产生新的民族。今天的中华民族正是由于溶入了各种民族的血缘成份,才能从单一的炎黄、华夏部族逐渐形成汉民族直至发展成为今天的中华民族。长白山区也不例外,在历史的舞台上,也在不断地变换着历史民族的角色。

长白山区近现代的汉民族是从清朝中期开始,因生活所迫从山东半岛和河北一带逃荒或逃难来到东北的长白山,名曰“闯关东”。

长白山是清王朝兴邦立业的发祥之地,为了保护好祖宗的风水宝地,1677年,清政府对长白山实行了封禁政策,并在长白山的外围修筑了一道“边墙”,以阻挡人们进入长白山,这道边墙就是著名的“柳条边”。

柳条边,就是在人为夯筑的,高宽各三尺的土墙上,每隔五尺插上柳条,各株柳条之间用绳连接,形成一道柳条篱笆墙,即“插柳结绳”。边墙外挖一条深宽各八尺至一丈的沟渠作为护墙壕,以禁止行人越过边墙。边墙有“老边”和“新边”之分。老边南起辽宁凤凰城南,奔东北往新宾折至开原北,再折向西南至山海关,北接长城,约1950公里。1681年(康熙二十年)以前,又从今辽宁省的开原起,沿今犁树、伊通、长春、九台至舒兰县法特乡的松花江边,修筑了一道700公里长的柳条边墙,谓之“新边”。

清政府明文规定:边墙之内“移民之居住有禁;田地之垦辟有禁;森林矿业之采伐有禁;人参东珠之掘捕有禁。”

在近二百年的封禁过程中,长白山区人烟稀少,古树参天,绿色植被,满山覆盖,山珍野菜,应有尽有,珍禽异兽暂时变成了长白山的主人。至封禁中期时,经常有人冒险偷越边墙进入长白山谋生。到封禁后期,人们无视朝廷禁令,大批难民冲破边墙进入长白山以求生存。此时的边墙形同虚设,清廷无奈,于1875年解除禁令。自清朝封禁以后,这些冲破边墙的中原人是长白山的第一批汉人拓荒者。清末至民国时期,由于社会****,军阀混战,以及自然灾害等多种原因迫使大批汉人陆续离开故土,先后来到关外的长白山下,这是汉人到长白山的第二批和第三批拓荒者,也是清朝以后长白山区形成汉民族框架结构的主体居民。

建国以后,1959年至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东北地区涌入一批投亲靠友的山东流民,这是建国以来数量较多、规模较大的一次移民活动,长白山区也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汉民族的数量,成为长白山区的主体民族之一。

2. 满族

满族,是东北也是长白山的原始居民。清朝统一全国后,大部分满人都随之入关在全国各地四处驻防,以加强对全国的统治,东北地区除派回驻防的统治者“八旗军”外,只剩老弱病残和幼童。随着统治势力的加强,汉、蒙古以及朝鲜族等都有陆续入旗的,这种依势随旗的现象,本身就是民族融合的一种表现形式,待八旗军入关以后,经过世世代代的演变,清朝政府派驻全国各地的在旗和随旗的“满族人”最后又都融合到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之中,有的虽然族属是满族,但是风俗习惯,民族信仰、语言生活等都已溶入到其他民族或当地的风土民情之中了。

现在长白山的满族人与清军入关尤其是在成立“八旗”制度之前的“满族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女真人)有很大的区别。因为那时的女真人分成好多部,每部各霸一方,各自都有领地,界线分明,为了部族的利益,在战争中相互拼杀,最后统一在一起。清军入关以后,做为发祥地和围猎场将长白山封禁,这时的长白山已经没有多少人烟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然保护区。在解除封禁之时,大批涌进长白山的多为汉族人。因为满族人当时处在统治地位,民族威望,社会地位以及生活待遇等都要优于其他民族,因此除了长白山区原有的满族人之外,很少有冲破“边墙”进入长白山的满族人。

清朝灭亡之后至民国时期,有许多满族人陆续迁移到长白山。这时的满族人,多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有些人祖辈曾久居在此,奔回故里另谋新生。有些人与同来的满族人已经结为亲缘关系,因此随同前往共同谋生。这时的满族人对长白山区的女真各部知之甚少,完全脱离了原来的部族概念,是重新组合聚居的满族共同体。后来陆续进入长白山的满族人多以投亲靠友的形式来到此地。由于长白山自开禁以来到此居住的民族多为杂居共存,所以民族融合的速度也在加速。现在的满族人,很难找到原有的风俗习惯和民族特点,尤其是“文化革命”的洗礼,为了破“四旧”,有很多人(也包括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将家谱消毁,甚至有些满族人连自己是哪个旗的都说不清楚。总之,汉、满、朝鲜以及其他少数民族通婚的现象十分普遍,正在逐渐融入新的同一民族之中。

3. 朝鲜族

长白山区的朝鲜族是从朝鲜半岛上移居而来的民族。朝鲜族与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民族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中国大地上的古代民族成员之一,许多文献均有记载,各历史时期他们经常向中原王朝纳贡,以求得中原王朝的册封,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他们原来不但使用中国文字,而且礼仪、典籍等都与中国相同。他们不但崇尚儒家学说,而且建有孔庙对孔子顶礼膜拜。他们不但纪念屈原,而且还将“端午节”演化成“端午祭”。朝鲜民族有了自己的文字只不过是近代的事情。

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以后,其势力范围不断向辽东和辽西扩展。为了解除征讨明朝的后顾之忧,至1636年皇太极将后金国改为“大清”以后,派兵攻击朝鲜。

朝鲜求和,并在朝鲜江华岛缔结“兄弟之盟”,同时划定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誓约“两国各守疆土,不记前仇,永世相好”。

清朝初年,对长白山实行封禁政策。朝鲜政府也实行封国政策,对犯越者以“越江罪”格杀勿论。

尽管清朝和朝鲜统治者明令禁律,但是饥饿贫苦的朝鲜边民因生活所迫而冒禁越江的事情却时有发生。清朝初年朝鲜北部鸭绿江上游的平安、咸镜(今慈江、两江)道的边民从鸭绿江上游越江到我国的长白、临江、集安一带。与此同时,图们江上游的朝鲜边民也从茂山、会宁、钟城一带越图们江进入延边地区。初期,朝鲜边民是“朝耕暮归”,凌晨越江种地,傍晚过江返回。由于每天来回过江很不方便,所以有些人便携带农具越江种地,到秋收后再回去。后来,有些人干脆越江不归,长期耕种了。

1860年至1870年间,朝鲜北部地区连年遭灾,为谋生路,朝鲜民众不顾政府禁令,大批越过边境,到中国境内垦荒居住。中国官府无奈,只好默许。至1875年清政府解除封禁令之后,与朝鲜签订了“奉天与边民交易章程”,后来又成立了垦荒社,承认朝鲜垦民在中国境内的合法权益。

日本侵略朝鲜之后,南北两方大批民众,因不堪忍受日本的侵略和压迫,纷纷举家逃难到中国境内。在此之前,国人一直将朝鲜半岛上的越境者呼之为朝鲜人、高丽人和韩国人、直到东北解放前夕,才得到中国******的认可,将居住在东北的朝鲜人称之为朝鲜族。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朝鲜族与中国各族人民共同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到目前为止,长白山区朝鲜族人员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其原因有二:一是有一部分人先后迁往内地,被关内的汉民族同化,这些人主动接受汉文化,甚至说话的语音也比原生存地长白山的方言要标准得多。二是有些人与当地的汉族或其他少数民族同婚融化在一起。从清初朝鲜边民越江垦荒开始,到现在朝鲜民族的分布情况可以看出,朝鲜边民最初都集中在鸭绿江和图们江中上游沿岸的中国一带。自清朝解除封禁之后,朝鲜边民开始逐渐向内地迁移。就长白山西部一带的八道江、六道江、柳河、海龙、辉南、通化县等都有朝鲜族聚居的村屯。这些朝鲜人多为清末至民国时期定居在这里的。现在这些村屯朝鲜人的数量不但在逐渐减少,而且民族成份也不像原来那样单纯。尤其是朝鲜族自治的州、县,从朝鲜边民聚居的单一族属,到现在多民族共居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的朝鲜族比建国前要少得多。这正是前面谈到的原因所在,也是民族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华民族”就像“大海”一样,正在敞开宽广的胸怀,吸纳着急速涌进的各条“江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顺风客服中心

 手机:18743375880  18743326136
 QQ:269078377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131891977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2690783777@qq.com
 地址:吉林长白山保护开发区池北区

  长白山工具
   天气预报 最新信息
   航班查询 旅游租车
   火车查询 酒店预订
   客车查询 会议接待
   门票价格 交通指南
   旅游地图 网上预订
栏目热门